宇宙O2O中心——集體遷入望京的狂熱及野心
 

時間自有翻云覆雨手,如今煤老板已成歷史詞匯,倒是許多年前入不了土豪法眼的望京,一年一變樣。

從文青聚集的藝術區,到美食與購物皆便捷的韓國 town,2015年,隨著創業熱潮的持續,大批互聯網企業扎堆兒望京,儼然一副要成為中國硅谷的架勢。

望京的地產熱并不是新話題,如果當初的煤老板在望京買幾片樓,幾年下來,掙得也許并不會比挖煤少。

 

在老望京人的印象里,往前推十幾年,望京還是片村子。鄰里們因為拆遷離別故土的傷感仿佛還沒過去多久,眼前已遍布平地起來的高樓。

 

從區位上看,望京距首都國際機場 11 公里,距離 CBD10 公里、距離中關村 15 公里,是連接北京幾大價值板塊的中心節點。因為離首都機場近,不少人也常調侃望京守著國門口,是風水寶地。

 

 

作為北京地區發展最快的區域,2009年 底北京市政府已經明確將大望京打造為 “北京先進國際商務區典范”,遠洋、綠地、保利等大型地產集團均有布局,意在打造北京第二 CBD。

 

同時,望京也是北京市推進城鄉一體化的示范基地,是朝陽區 “十二五” 時期重點建設的 “十大發展基地” 之一……

 

在此背景下,名企陸續遷入望京便水到渠成了,早在這次互聯網企業扎堆兒潮之前,望京低于城中心地價、完備的規劃與設計,就讓奔馳、微軟、惠普等世界知名企業先后落戶望京。

 

2015年1月 底,北京望京綠地中心 3號樓封頂,Alibaba 橙色的碩大 logo 被高高掛起,這棟斥資 16.8 億、共 31 層、高 150 米、地上面積約 5.5 萬平米的超高層建構,將作為阿里巴巴集團的北京總部大樓使用。

 

作為互聯網領域的龍頭企業,阿里的入駐,讓望京地區互聯網地標的標簽愈發亮眼了起來。

 

“金主兒”都在望京

 

沒有幾家企業像阿里一樣具備在望京豪置一棟樓的財力。大批公司入駐帶動了望京地區寫字樓的熱租。而設計新銳時髦、初期租金便宜的望京 SOHO,自然成了許多中小型企業乃至創業團隊的最佳選擇。

 

海譽動想 CTO 溫健在 2014年6月 跟隨領團隊搬入了望京 SOHO,當時的租金是每平米每天五塊五,“圖的是便宜”。

 

溫健也一天天感覺著周圍人的增多。剛搬來時,沒地方吃飯,吃飯都要走到街對面,可以選擇的很少。

 

漸漸,各種餐館陸續進駐,高低價位應有盡有,且互聯網化異常明顯。溫健記不起來上一次掏錢包是什么時候,因為 SOHO 內的每家館子,哪怕只是吃碗面條,都能掃碼付賬。

 

人多也有煩惱,現在出來吃飯不得不排隊。剛搬來時,地下停車場可以轉著圈兒隨便停也不要錢?,F如今多開了一層,但是入口處還是天天排長隊,也再沒免費午餐吃了。溫健的團隊從十幾二十人擴展到 200 多人,今年他隨團隊從 T2 搬到了 T3,不過當時,租金已經漲到八塊錢。

 

租金上漲了近一倍,溫健和伙伴們沒想過搬家。公司做手游分發,有時候需要談生意,詢問對方地址,就在隔壁樓里。

 

而關于地推為何能在望京打造出一條街的名片,讓望京成了宇宙 O2O 中心,溫健覺得跟自己談生意是一個道理。

 

大批互聯網公司駐扎帶來了對網絡接觸最徹底的那撥年輕人。手機已經成為他們身體和思維的一部分,對 O2O 企業而言,這些人就是自己的目標客戶,一抓一個準兒。

 

而如果換到其他地區,命中率必然不會那么高。

 

韓宇鑫一直做社區便利店生意,今年年 初,他的 “隔壁老王” 項目選擇在望京試點。常年的調研經驗告訴他,望京地區業態豐富,區域分布和人口層次合理,像他做便利店,如果選在回龍觀、天通苑,雖然有亞洲第一社區之稱,但功用主要是居住,白天大部分時間沒人,到了夜里又要趕緊睡覺,所以生意必然做不起來。

 

望京不一樣,有大企業,也有大型醫院、學校、商場、寫字樓,白領多、對移動端依賴明顯,而如今從事互聯網工作的這些人,“幾乎全是天然金主兒”。

 

方永杰在今年6月 隨公司進駐望京 SOHO,當時 SOHO 正在傾力打造 “SOHO 3Q” 項目,對經過評選的初創企業實行兩個月免租的政策,方永杰的公司順利經過評選,成為了首批免租租戶。

 

方永杰覺得,除了規劃、區位、以及價格等方面的優勢,互聯網公司聚集望京還有一個重要的推手,就是潘石屹本身。

 

“老潘帶望京 SOHO 打的這場營銷仗,簡直教科書級別?!?方永杰提及 SOHO 一年來的變化,不無崇拜。

 

 

方永杰玩笑說,潘石屹是用生命在幫 SOHO 做營銷。他很聰明地抓住了大眾創業的輿論熱潮,也深諳互聯網時代的傳播之道,一直努力構筑著 SOHO 同互聯網創業之間的關聯。

 

見過潘石屹很多次的方永杰稱其沒有一點架子,人非常親和,很容易和年輕人打成一片。他本人對望京 SOHO 的宣傳可謂不遺余力:他會例行拜訪 SOHO 的租戶,拉上自己的大佬朋友們定期舉辦 “潘談會”,俞敏洪、王功權、李開復、雷軍等等都曾來為 SOHO 站臺。

 

在望京 SOHO,年輕人都開玩笑說,見到大佬的概率比見到同一保潔阿姨都高。

 

與此同時,潘石屹在自己擁有 1700 多萬粉絲的微博上密集直播著同創業者互動的一切,他直播自己在租戶的店里做美容,同年輕的店主比賽俯臥撐,體驗各式各樣的創業產品,每一次均賺足眼球。

 

潘石屹需要打造 SOHO 創業天堂的標簽,創業者們也需要潘石屹的影響力來提高自身的知名度,在方永杰看來,這種雙贏局面構成了 SOHO 初期的核心吸引力,吸引力大批創業者爭相前往。

 

甚至有不少項目,沒選擇在 SOHO 辦公,只租下 SOHO 一間四面是玻璃的迷你辦公區展示商品,因為 “注意力就是生產力”。

 

方永杰并不認為這背后有太多的人為預設,明星地產迎面趕上互聯網創業熱潮,一切發生的順理成章。

 

潘石屹第六次例行尋訪望京 SOHO 租戶時,方永杰特地問了關于大批互聯網公司進駐的問題,潘石屹坦承,自己也沒有想到能有如此高比例的互聯網公司入駐,彼時剛剛開始交付使用的望京 SOHOT3 的互聯網公司比例甚至達到了 90%,望京 SOHO 的互聯網公司平均比例也達到了 65.4%。

 

“生死和野心”

 

自然,熱鬧永遠只算事物的一面。

 

最初的免費政策吸引來的大批創業者在免費期結束后選擇離開,剩下的部分幸運者如溫健,團隊迅速擴張,爭搶著 SOHO 內愈發稀缺的優質辦公區域。

 

方永杰在 SOHO 呆了大半年,見證了不少創業者的生生死死。特別是 O2O,雖然掃碼一條街著實熱鬧了好一陣,但幾乎隔一陣子就要換一撥兒企業,瘋狂燒錢過后,不少項目連灰燼的余溫都留不下。方永杰常常奇怪,剛跟某個哥們兒熟絡起來,過一陣子,找不到人了。

 

生性活潑的方永杰建了好幾個微信群,網羅在望京認識的志同道合的朋友,年輕人們定期舉辦各種 party 聯絡感情,但是不少小伙伴換工作、換項目的速度還是快的驚人。

 

中科云創 CEO 周北川是這個微信群中的紅人,70 后的他被伙伴親切地稱呼 “川叔”。中科云創做的是工業互聯網方向,是偏冷門的領域。但是周北川并不羨慕資本熱潮中拿錢像撿錢一樣容易的那些項目。

 

在他看來,創業充滿不確定性,生死只是瞬間事,而大片 O2O 企業的死去是一種必然,最近資本寒冬中的蕭瑟景象也印證他之前的不少猜測。

 

不過在這個過程中,“川叔” 也在年輕人身上看到了不斷試錯的勇氣,對自己而言,選擇創業要考量的很多,家庭、收入、前景,但是這些野心勃勃的年輕人沒有這些煩惱,對于未知皆愿意嘗試,錯了再試,不怕重來。

 

韓冰也親眼看著很多公司的倒下,“別再熱炒創業了,真正能活下來的,肯定是極少數?!?韓冰笑言,成功人士都是躺在失敗者尸體堆上的,誰也不能保證自己是幸免的那個。

 

 

SOHO 的保安員小許對身邊發生的一切并沒有那么深的感觸,天氣冷了,沒有那么多公司出來掃碼搞活動,給他和伙伴們減輕了不少負擔。

 

小許對于創業毫無概念,夏天的時候 SOHO 舉行了不少路演,負責維持秩序的小許也聽來不少改變世界的豪言壯語,但他覺得 “說大話容易,但真正掙到錢的還不是那些大企業?!?/p>

 

我問小許,在望京有沒有見過自己印象特別深刻的人。

 

小許想了想答,有次有家游戲公司在廣場搞活動,有個美女特別好看。

 

還有一次他上晚班,那天他在廣場邊溜達,從樓里走出來一個年紀不大的男孩兒,背著書包,抱著不知道什么東西,他好像哭了,高聲唱著歌離開了燈火璀璨的 SOHO,他唱的歌是:

“我在這里歡笑,我在這里哭泣;我在這里活著,也在這兒死去……”

 

作者:36氪  |十二月15, 2015|